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研宏 > 互联网菜单革命?

14
2015

互联网菜单革命?

引子     互联网或者互联网思维对经济冲击就是鲢鱼效应。鲢鱼效应的生态链价值远大过鲢鱼自身的各种价值。但试问生态链修复之后,鲢鱼何去何从?鲢鱼效应冲击旧经济的社会福利增加是明显的很,但绚烂至极,归于平淡,大部分鲢鱼将走下神坛,怕是许多现在凶悍鲢鱼们难以接受的。

 

垄断与开放悖论     大部分现在强悍的鲢鱼都是纸糊的,但纸糊的东西也可以有硬骨头,现在企业烧钱,就是在淬炼自己的骨骼,希望在产业的重要点上有强健的掌控力和支撑力。然而他们最大的希冀或者前提,仍然显得单纯简单而又可爱:那些被冲击的占有各种入口垄断先天便利的企业和猪一样,对变化无动于衷或者动的太晚。这样鲢鱼们有足够的时间:第一,建立先入垄断优势或者消费者忠诚度高的依赖,要知道这个本身是与互联网思维矛存在悖论(想用民主化思维来攻击传统的垄断半垄断商业,最终自己获得某种垄断收费能力,包括谈什么平台或者去中心化也是一样。任何想主导市场的都是垄断思维,不论是去中心化还是中心化)。第二,那些沉睡的传统商业或者模式,继续看着鲢鱼蚕食自己的份额,而囿于机制而缓慢的应对或者不应对。这在当今已经从终端革命过的人群中,是不太可能真正维持的,也就是他们一定会很快应对,只是做的好不好的区别。

 

通病   讲一个悲催的事实:就目前来看,绝大部分的企业,无关互联网否,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并非让人欲罢不能,爱不释手。这个和中国制造业服务业技术水平以及服务素养关系关联度极大。不管是宏观层面的政府管理提供的公共服务的产品质量,还是商业微观层面的产品服务的私人物品质量都让人要么身体担心,要么心灵恐惧。好了,扯远了,打住。

 

菜单革命    互联网本身的产业基础格局基本形成,国内几个互联网大巨头地盘分割基本稳定,但所谓的互联网思维改造传统产业,准入门槛还是太低,非传统企业参与的强行改造极其容易被传统企业后发再颠覆。简单的认为用个app电子菜单和通过app来支付费用本身只架构了产业中最容易的环节,而服务质量本身,产品质量本身却没有几个企业在做。当然了,这种电子菜单能否最终影响产品服务的质量提升,也不好说不呢。换菜单能给老板带来多大的成本节约或者收入增加,真是难以高估呢,牙缝的利润到底多大,还要看这个是鲸鱼的牙还是狗牙了吧。

 

国大有界    中国的权力惯性那么大,许多的经济形态瓦解也没那么快,随着改革的加快和加深,许多打算一展宏图的互联网思维概念企业,将面临巨大的磨损挑战,光烧钱的行为将很快看到结果。荷包变小,产业就那么大,而且寸步难行。中国虽大,但产业空间并非无穷大。大城市就那么多,哪能容得了那么多打车软件,还想都赚钱。吃货就那么多,人口往下走,哪能容得了那么多的外卖APP。

 

以战养战    诸如打车软件的烧钱,外卖饮食的烧钱,都烧了很久。最终会留下一两家,继续烧钱,来满足人们对互联网改变传统产业的幻想,这种幻想的投资增加了社会福利,何乐而不为。以前做生意,可以坚守,要人要胆是第一位的。现在不是靠人坚守和岁月来镀金,而是用金钱买金钱的游戏。

 

烧钱有戏玩多久 

    萧条的经济环境里,不能放弃乐观与梦想,梦想让我们有力前行。但所有的一切梦想持有者应该清楚的认识到,什么时候可能是黎明到来,而这个黎明是实体经济的黎明,恰恰可能是以钱养钱游戏的黄昏。当经济逐渐上升,稳定,互联网的菜单企业就该遭到抛弃了,增加个电子菜单,产品和服务质量提升后的传统企业,将不需要菜单企业的存在,至少不需要那么的多。

 

 

他们玩烧钱游戏,怪我咯!                                某国央行行长一脸无奈。

你发那么多钱,不烧干嘛呢,反正他们很年轻,需要烟花灿烂。——他国央行行长附和。

 

风险提示:全文大量作者主观想法,对外界认识的偏见。如果分析判断与投资分析关联,恐需自负据此决择产生的各种后果。

 

推荐 33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胡研宏 胡研宏

宏观经济、货币政策分析研究为主业;曾参与过资产证券化,信用评级项目。致力于寻找研究与投资之间的平衡。欢迎交流,我的邮箱:huyanhongydsc@foxmail.com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