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研宏 > 凌冬将至
十二
27
2016

凌冬将至

2016-12-27 晴 深圳
中国的经济进入了说不清,道不明的阶段。说经济差要危机的人没法证明为什么失业没有大面积的发生,或者没出现什么行业或者领域出现崩盘式的垮塌,以至于人人侧目。说经济好的人,困顿于商铺店主不断的更换,难有常驻的。从大卖场,到小街市!债务市场的违约已经是家常便饭,隔三差五的债券到期不能兑付,至于债转股这种视同违约的行为也越来越寻常,资金的紧张在体现在回购市场。
 
目前的股市也显得缺乏生机,不断往下滑!除了商品意外的资产都呈现出对于货币收缩的敬畏。如果高于6.5%的经济增长带来更多的金融经济风险,那么这个目标是可以调整的。这句话掀开了未来经济的序幕,接受新常态的可能是改变过去固化的认识,经济增长目标达成=经济金融稳定。着力对一些金融风险进行去除,防止资产泡沫显得更为重要,需要调整的认识是,所有不利于平稳化经济系统运行的意外资产价格波动或者金融业务行为都会受到压制,单一资产的暴涨都是未来经济环境不能容忍的。这几天股市的下跌,可能会有人觉得接近2016年中的低位,抄底的心态蠢蠢欲动,这是忽视了大前提,货币政策氛围和预期的变化。此前,氛围相对宽松,金融维稳的预期被市场投资行为过渡利用,一定程度上是债市加杠杆的大前提,而今这个前提已经退却。
 
仍然在高位的资产需要谨慎,未来经济走软,木秀于林风必吹之,遭到血洗是迟早的事情。供给侧改革已经推行的很彻底,而需求的疲软也随之而来,一味的强调供应短缺则容易进入没有支撑的多头幻想。很多人认为,2700一线几乎不会再跌破,所以现在的下跌无需担忧。因为在他们看来,绝对价格具备绝对优势,房地产未来调整的资金会首先进入股市,因为股市的流动性更好。这样的想法十分的局限,认为资金犹如水一样,一个是存量不变,二个是随处流动。
 
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房地产本身也是货币创造机制的重要一环,房地产的量价收缩时候,社会总货币量也会相应收缩,应该说总体上对任何资产都是不利的。警惕那些关于房屋永远涨的信仰。在过去的这些年里,的确房屋成为跑赢M2增长率的最佳资产,但要知道你是否能够承受从最佳到最差的转换。任何大机会的都伴随着参与者的扩大,交易量的扩大以及交易金额的扩大,这无一例外,不论债市,还是股市,抑或商品,或者非主流的比特币,都是如此!至于顶部何时到来,一定是有触发因素的。
 
火头太大,外面都烧糊了,里面的饭还没熟! 经济处于快速的资产负债表修复的时候,不知道到底是该喜还是担忧。因为这部分利润的改善大部分来自于商品价格的快速上涨,而这中上涨又来自于供应端的快速收缩,但问题是现在需求端也开始收缩了。一个不恰当的比方就是,商品供给侧改革下的结构性暴涨,犹如整个市场中用上证50拉起了整体的指数,但绝大部分股票依然是很差的。如果这个时候,急于改善自己股票账户的回报率则容易选择追高,贸然的去做“补涨”则更为危险!
 
有朋友聊天谈到经济数据是否转好,明年是否积极展望。这个确实十分难以预测,但可以肯定的是,现在的数据因为基期效应,2015年下半年到年底,可以说是商品价格的底部,现在的商品价格相对彼时已经翻翻,甚至更多。眼下的经济数据不是很好,而是如果按照以往,这样的商品价格应该对应极其繁荣的经济景象,那么你能想象这样的商品价格如果开始回落时候的经济面貌么?应该不太好看吧。
 
中国当前政府担心的是什么?金融风险,资产泡沫,这是在经济工作会议上已经明确指出的东西。保住就业,适当放下6.5%的增长率要求。中国的投资者担心的是什么?不断下滑的资产回报率和投资机会,物价不断上涨,利率水平也飙升,几乎曾经期待的温和通胀用激烈快速的物价上涨到来时,大家不免脸上出现了惊恐的表情,关于增长的好消息最后都变成了坏消息,同时公众还质疑数据造假。似乎大家期待的是温温不火的上升,但即使是这样的数据也免不了统计局设计数据的嫌疑,进而反推,似乎大家在期待着一场崩溃,只有那样,随后的数据才显得可信,市场的反弹才显得可靠而且稳健。
 
可以说全球从2015年底以来的经济数据转好,都少不了中国的供给侧去产能的商品价格上涨驱动,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但江河湖海的流动靠不住石头,而是大自然的水气阳光的温度变化的自然周期驱动。如果说下跌是暂时的,那上涨呢?有什么资产是永恒的?
 
 
 
 
 
推荐 28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胡研宏 胡研宏

宏观经济、货币政策分析研究为主业;曾参与过资产证券化,信用评级项目。致力于寻找研究与投资之间的平衡。欢迎交流,我的邮箱:huyanhongydsc@foxmail.com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